-做不了替身的武指不是好导演叫大卫某奇的男人注定不一般

做不了替身的武指不是好导演叫大卫某奇的男人注定不一般

好久没看到打戏如此精彩、文戏如此诙谐的悬疑动作片了!

看似毫不相关的一群人,因一个装有1000万美元的行李箱,被召集到某辆疾驰的列车上。

代班杀手“瓢虫”奉命盗窃行李箱;

话痨杀手“橘子”“柠檬”两兄弟受雇保管箱子;

看似人畜无害的萝莉“王子”想利用箱子炸死黑帮老大“白死神”;见财起意的杀手“毒蜂”欲将箱子占为己有;誓要从“王子”手中救出儿子的日本父亲、以及为妻子报仇的墨西哥杀手“恶狼”也齐聚一堂……

看似风平浪静的东方列车上,一场血腥杀戮正在酝酿。而这一切,全是“白死神”设的局……

影片汇聚了布拉德·皮特、亚伦·泰勒-约翰逊、布莱恩·泰里·亨利、真田广之、迈克尔·珊农、瑞安·雷诺兹、查宁·塔图姆、桑德拉·布洛克等演员,可谓星光熠熠。

复杂多变的人物关系,迷雾重重的悬念反转,加之酣畅淋漓的动作场面,让这部《子弹列车》备受关注。

非线叙事 黑色暴力

动作版“东方快车”谋杀案,稳了

《子弹列车》独特的叙事结构和鲜明的风格,让人忍不住想起盖·里奇和昆汀·塔伦蒂诺。

非线性叙事搭配悬疑犯罪故事,人物在命运中你方唱罢我登场;

看似无关实则有关的角色关系,唠叨、戏谑的台词,血腥酣畅的港式打斗,荒诞燃炸的日漫氛围,充斥着强烈的黑色暴力风。

而本片真正刺激观众肾上腺的,还得是赏心悦目的打斗。

罪犯、杀手、黑帮大佬齐聚一堂,于血腥杀戮中上演动作版“东方快车”谋杀案。

影片打斗主要分三类:

01

辅助型——热兵器枪战

现代社会,热兵器杀人于千里之外。相比于突显子弹的威力,片中枪战多营造出一种戏谑、幽默的氛围。

“橘子”“柠檬”两兄弟争论谋杀人数时,嘴炮式台词搭配枪战,紧张刺激之余又不失风趣。

02

主导型——冷兵器剑戟

冷兵器作战更近于近身肉搏,搭配武器本身具有的文化属性与精神气质,大大提升了影片的观赏价值。

《子弹列车》中“长老”(真田广之 饰)以居合道、逆刀斩对阵“白死神”及其爪牙,致敬日本剑戟片。

打斗砍杀反映出“长老”正直、坚毅、忠诚等传统武士道精神,与离德背情的“白死神”形成对比。

03

插科打诨型——“杂耍”功夫喜剧

《子弹列车》多处凸显出成龙式“杂耍”功夫喜剧的打斗风格。

迎战“恶狼”时,“瓢虫”以手提箱作为盾牌,明哲保身。

安静的车厢内,面对实力悬殊的敌手,“瓢虫”以退为进,以守为攻——无需武器傍身,仅一些小道具,哪怕是徒手,也能间接地、出其不意地克制对方。这便是“杂耍”功夫喜剧的核心。

从吧台到过道,从车厢内到列车外,从站台博弈到铁轨对峙……配合多种场景,《子弹列车》里的动作场面不仅有技巧支撑,还足够好看。

到底是什么样的导演,能拍出这样的电影?

从武指到导演

叫“大卫·某奇”的男人不简单

叫“大卫·某奇”的导演,其作品风格化明显:

聚焦于人性犯罪领域的大卫·芬奇,游走于现实与梦境的大卫·林奇,以及《子弹列车》的导演——大卫·雷奇,一个将动作类B级片推向主流的男人。

△ 大卫·雷奇

回望成名路,大卫·雷奇算是厚积薄发型的导演。

01

兴趣积累

大卫·雷奇大学时期曾在伊诺山度武馆接受训练,而美国武术家丹尼·伊诺山度全面继承了李小龙的格斗艺术。

电影《警察故事》是大卫·雷奇心中挥之不去的经典。当替身演员时,大卫·雷奇会特意把成龙的打斗片段剪下来,晚上回家一看就是三个半小时。

△ 节目“布拉德·皮特与大卫·雷奇的音像店”

02

替身、武指阶段

上世纪90年代末期,香港影人带领中国功夫打入国际市场,对大卫·雷奇的影响极大。

1997年,大卫·雷奇与查德·斯塔赫斯基联合创办了电影特技公司“87eleven”。那时,二人还没有拍出《疾速追杀》,公司也只是为影片设计特技动作。

△ 左至右:大卫·雷奇、基努·里维斯、查德·斯塔赫斯基

1998年,洪金宝出演动作警匪剧《过江龙》,大卫·雷奇在剧中演了个小角色。

△ 《过江龙》(1998)

袁和平担任《黑客帝国》武术指导期间,大卫·雷奇向其求教,学到些功夫技法。

进军好莱坞的林岭东于2003年拍摄《地狱醒龙》时,大卫·雷奇不仅出演男主人公的小舅子,还被林岭东相中,为尚格·云顿设计动作。

△ 《地狱醒龙》(2003)

此前,大卫·雷奇已在《密杀指令》中担任尚格·云顿的替身,并饰演探员一角。

△ 《密杀指令》(2001)

该阶段,大卫·雷奇还与布拉德·皮特结缘,五次作为他的替身。

二人第一次相遇,是在《搏击俱乐部》,片中布拉德·皮特神出鬼没,大卫·雷奇则扮演他的一个“分身”。

《特洛伊》布拉德·皮特起身跳跃刺杀的戏码,由大卫·雷奇设计。

《史密斯夫妇》中撞车镜头,也由大卫·雷奇完成。

早期的雷奇名不见经传,不过很快,他便凭借特技的优势在影坛发光发热。

03

副导演阶段

2005年,大卫·雷奇第一次担任编剧,自编自演了一部伪纪录电影《打星的自白》,讲述一个动作明星从努力奋进到自我迷失的历程。

△ 《打星的自白》(2005)

此后,大卫·雷奇在《拳皇》《机械师》《王者之剑》等作品中担任副导演。

此类电影以热血拼杀为卖点,大卫·雷奇多负责动作设计、武术指导;同时,还提供前期动作编排的创作概念,协助演员进行体能训练。

△ 《机械师》(2011)

漫改类作品以大量动作戏为卖点,需要观赏性较强的动作特技。

作为《金刚狼2》《忍者神龟:变种时代》《忍者神龟2:破影而出》《美国队长3》等电影的副导演,大卫·雷奇结合人物形象设计了符合角色性格的精彩打斗。

于是,金刚狼、忍者神龟成了都市浪客,美国队长、黑豹、黑寡妇的动作则致敬香港功夫片。

△ 《金刚狼2》(2013)

△ 《忍者神龟:变种时代》(2014)

△ 《美国队长3》(2016)

借此,“87eleven”发挥出应有的优势,大卫·雷奇由此获得跃升。

04

导演阶段

直到2014年,大卫·雷奇、查德·斯塔赫斯基联合执导了《疾速追杀》。

△ 《疾速追杀》(2014)

该系列后两部,雷奇担任制片人,继续把控特技细节。

影片以纯动作打斗戏主导剧情,将格斗、枪战、追车融合在一起,简单粗暴,观众大呼过瘾。

之后,大卫·雷奇执导了间谍片《极寒之城》。

△ 《极寒之城》(2017)

赛博朋克式的影调凸显冷战时期的凛冽,“伪长镜头”一气呵成,搭配查理兹·塞隆飒爽的身姿,凸显出大卫·雷奇的暴力美学思维。

大卫·雷奇执导的《死侍2:我爱我家》Cult味十足。

△ 《死侍2:我爱我家》(2018)

死侍与“电索”车厢内的打斗酣畅淋漓,对战“红坦克”时恶趣味满满。

由雷奇执导的《速度与激情:特别行动》,动作场面越发复杂。

△ 《速度与激情:特别行动》(2019)

飞车躲炮弹,铁链锁直升机等场面,诠释了什么叫“以血肉之躯对抗机械化武器”。

血腥的厮杀场面,风趣的包袱笑料,以及回归家庭的主题,亦凸显出大卫·雷奇电影的风格。

“反配方”化的港式侠义

用极致动作打造娱乐的艺术

纵观大卫·雷奇参与制作的影片,其叙事风格、主题内核不言自明。

01

悲情英雄

大卫·雷奇作品中的男性角色,多是些无家可归、被组织压榨、被命运捉弄的悲情英雄。

约翰·威克也好,死侍也罢,前期是法外狂徒,因女性角色而改邪归正。可好景不长,妻子遇害后被迫复仇。

△ 《疾速追杀》

他们逃不出杀手的宿命,甚至沦为权力争斗的牺牲品。尽管如此,仍挣扎求生,渴求回归家庭。

△ 《子弹列车》

02

极致的动作,纯粹的娱乐

大卫·雷奇的作品多为观众带来强烈的感官刺激,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:

动作场面,融格斗、枪战、中国功夫于一体,拳拳到肉的实战型动作戏搭配风格化的影像语言,使打斗更加赏心悦目。

△ 《疾速追杀3》中“一镜到底”的摩托追逐

叙事层面,大卫·雷奇将娱乐的艺术发挥到极致。

角色诙谐有趣,且不失感动。《子弹列车》中“橘子”“柠檬”通过动画角色“小火车托马斯”给人贴标签,戏谑、调侃随处可见。

当“柠檬”靠在“橘子”尸体旁,搭配《Five Hundred Miles》哀婉的曲风,兄弟情深溢于言表。

同时,大卫·雷奇会将明星效应发挥到极致,布拉德·皮特、查宁·塔图姆、瑞安·雷诺兹、桑德拉·布洛克等明星为一锤子买卖前来助阵。

△ 从左到右:查宁·塔图姆、瑞安·雷诺兹、桑德拉·布洛克

03

港风情义

香港电影里的兄弟情义简单却真挚,超越一切利益关系。

《疾速追杀》里威廉·达福饰演的杀手,虽说委身组织,但仍会为兄弟两肋插刀,甚至牺牲自己。

当下的好莱坞呈现出一种“配方化”的创作趋势。

商业电影多涌现出超英叙事的特征,同质化的故事节奏、千人一面的人物形象、飞天遁地的奇观再现,使观众倍感疲劳。

然而大卫·雷奇却起到了“反配方”的功效。

虽说故事中的主角象征个人英雄主义,但细致入微的心理刻画,感同身受的角色遭遇,以及别具一格的动作场面,让观众记住了这个经岁月洗礼仍极富个性的大卫·雷奇。

也正因这份极致与坚持,大卫·雷奇在《子弹列车》里的动作设计才会得到布拉德·皮特的赞赏与信任。

曾经,动作B级片被贴上粗制滥造的标签;如今,当一种风格被做到极致,也会被冠以艺术的佳名。

– END –

帮我找下李小龙的详细资料

李小龙,原名李振藩,1940年出生于美国加州旧金山,祖籍中国广东顺德均安镇。他是世界武道变革先驱者、武术技击家、武术哲学家、UFC开创者、MMA之父、武术宗师、功夫电影的开创者和截拳道创始人、华人武打电影演员,中国功夫首位全球推广者、好莱坞首位华人演员。他在香港的四部半电影3次打破多项记录,其中《猛龙过江》打破了亚洲电影票房记录,他与好莱坞合作的《龙争虎斗》全球总票房达2.3亿美元。[1-3]
1962年李小龙开办“振藩国术馆”,1967年自创截拳道,1973年7月20日李小龙在香港逝世,享年32周岁。1979年,美国洛杉矶市政府将《死亡游戏》的开映日,7月8日定为“李小龙日”。1993年,美国发行李小龙逝世20周年纪念钞票,好莱坞名人大道铺上李小龙纪念星徽。同年,获香港电影金像奖大会颁发“终身成就奖”。1998年11月,获中国武术协会颁发“武术电影巨星奖”。1999年《时代周刊》列出20世纪英雄与偶像人物名单,李小龙与英国已故王妃黛安娜、美国总统肯尼迪等一同上榜。 由香港七家电子传媒联合举办的“世纪娱乐风云人物选举”,李小龙荣登“娱乐风云人物榜”的首位。2000年,美国政府宣布发行一套《李小龙诞辰60周年纪念邮票》,这是继玛丽莲·梦露和007之后的第三位获此殊荣的艺人,也是华人中的第一人。2003年,美国《黑带》杂志推出李小龙逝世30周年纪念专辑“李小龙对美国武术界的恒久影响”。2008年11月,全球最大的李小龙纪念馆于在其祖籍顺德均安镇开幕,总用地面积3.7万平方米。[1] [3]

李小龙参加过哪些武术比赛?拿过哪些奖项?

1957年,在圣芳济书院击败过去三年的冠军查理·欧文,赢得校际西洋拳击少年组冠军。

1964年,在加州长堤国际空手道锦标赛上做示范表演。

1964年,作为嘉宾参加美国长堤空手道锦标赛,得冠军。

1974年,《黑带》“世界七大武术名家之一。美国人称他为“功夫之王”,日本人称他为“武之圣者”。

1998年,获中国武术协会颁发"武术电影巨星奖",

1999年,美国《黑带》杂志“十大世纪武术家”荣誉榜榜首。

扩展资料

李小龙在武术上的主要成就:

李小龙寸拳,是从咏春“长桥发力”演变改造而来,是截拳道特别高级的技艺。李小龙的“寸拳”所击出的“寸劲可将一名体重超过75公斤的人击出几米远。咏春拳有一种特殊的发力方式,叫做寸劲。

所谓寸劲,是指距离攻击目标很近,或者动作即将完成的瞬间,才突然加速收缩肌肉发出的短促,干脆的爆发力量。在咏春门中,咏春高手不用蓄势就能发动连续紧凑的攻击,在1至3寸距离甚至贴身状态,发力将对方击倒。

按照力学原理,物体在加速度之后产生的力量最大,因此,拳的劲道要大,也必须屈臂后猛击,以保证有足够的距离加速。而寸劲反其道而行之,要求在最短的距离内发出大的力。 

李小龙双截棍,李小龙旅居美期间,曾和亦徒亦友的美籍菲律宾棍术名家——丹·伊诺山度(Dan Inosanto)交流过双截棍与菲宾律短棍,并成为一位用棍的专家。在好莱坞剧集《青蜂侠》中,李小龙首次使用双截棍。

双节棍为两节圆柱体的硬木,中间以铁链或皮条相连,既可猛击,又可绞杀,集棍的刚猛与鞭的阴柔于一身,美国一本武术专著曾如此介绍:“挥舞着的双截棍的一端,其落点可产生1600磅的力,威力非常惊人。一旦连接双截棍的铁链或皮条缠绕到对方的脖子上,只需轻轻一拉,便足以将人绞死。”

如今的美国的不少州以法律的形式禁止使用和拥有双截棍。原因是有些美国青年看过李小龙的功夫片,或耳闻双截棍的威力,也玩弄起双截棍来,结果酿成人命,遭公众舆论的谴责。《精武门》让当时的香港观众见识了李小龙精湛的双截棍术,叹为观止。

参考资料百度百科-李小龙